六點零五分,我走進地下鐵

我們何其幸運,無法確知自己生活在什麼樣的世界。
we’re extremely fortunate not to know precisely the kind of world we live in. – W.Szymborska

幾米在繪本裡,黎煥雄在劇場裡,辛波絲卡在詩裡都這麼樣描述著世界。

看過繪本是好幾年前的事,電影因為改編太多,跟故事主軸不太相同。這次的音樂劇,就帶著什麼都不知道的空白心情,跟著盲女共同搭一程,地下鐵。

這張開場前的場景,就這樣帶著全場的觀眾,進入了地下鐵的世界。

列車通過的聲音是那麼的熟悉,我們在這世界裡,不斷的坐錯車也不斷的下車與上車。在列車與月台交錯的空間與劇裡,在高低起伏吟唱的歌聲裡,在鯨魚大象天使玩具兵的童話裡。

有那麼一瞬間,我連結到了電影全面啟動的畫面。那一幕總是播著「Non, je ne Regrette Rien」醒來的畫面裡。

或許地下鐵只是一場夢,
或許地下鐵是盲女的一生,
或許地下鐵是杯觥交錯世界的縮影,
也或許,地下鐵,就只是一座地下鐵。

你看到了我餵的貓了嗎。
還有那張舞會的邀請卡。

我懷疑我也看過一對翅膀,
一頂帽子被一個複雜的腦袋戴過的形狀。

謝謝你們,讓我看到地下鐵的模樣。

[連結]高雄地下鐵簽名見面會照片影片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