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自白

我,殺了我妻子。

寺尾聰在片頭緩緩地說出殺妻的自白。
影像重疊著都市層層高樓與間隙光芒。

你是為誰活著?

近幾年的日本電影似乎都一定要佐以濃濃的社會事件調味著。
(以下有部分劇情,請斟酌觀看。)

 

片中提到了幾個議題。

阿茲海默症、警察與檢察官的交換條件、媒體生態。

 

當末端寺尾聰說著,他太太經歷了兩次失去兒子的痛苦。
一次是因為兒子的白血病,一次是因為自己的阿茲海默症。

我只是想在她崩壞前,幫她結束生命 。

如果有一天,你慢慢地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動,連最愛的人都不復記憶,
這樣活著究竟是維持自己的身體機能自然反應,還是徒有軀殼罷了?

當然沒有人可以為另一個人的生命做決定。
但其實卻常在不自覺的狀態下就影響了別人的生命。

連動的群居環境,相依的生態機能,充其量只是畫布
情感與記憶才是精彩的顏料。

這部電影也讓我想起去年底高雄電影節的另外一部片:徬徨之刃。
寺尾聰的演技真不是蓋的,除了佩服還是佩服。

光是一個眼神,彷彿就感受到那份失去最重要的東西的痛。

很沉 也很重。

 

殺人後自首,是不是就能掩蓋真正要保護的人呢?
為了保護名聲的警察、見獵心喜的媒體記者、利益交換的檢察體系,
就這樣順水推舟的將主角的身軀活了下來。

最後的結局意外但也遺憾。

 

畢竟,這世上的情感抉擇,沒有完美的解答。

 

(不過,兩部電影他的小孩都死掉,好慘啊….)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